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91年依止法鼓山聖嚴法師座下皈依「三寶」,1998年受「五戒」,2004年在農禪寺受「在家菩薩戒」,獲賜法名「果燦」。本博客內除恭請供養的經論之外,所有皆是弟子數十年的學佛讀經心得原創,以經解經,依法修行!願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世世續佛慧命,自度度人行菩薩道,一燈燃點萬千燈!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!

网易考拉推荐

[義章] 第十七章〈次問遍學並答〉  

2013-07-03 10:12:18|  分类: 經論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〈大乘大義章〉第十七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慧遠羅什大乘要義問答

 

次問遍學並答

遍學菩薩雖入二道,悉行悉知,而不決定取泥洹證。所以者何?本有不證之心,不捨一切故。理窮則返。如入滅盡定,先期心生,設復暫滅,時至則發。
 
遠問曰:如菩薩觀諸法空,從本以來,不生不滅,二乘道者觀法生滅,何得智及斷,是菩薩無生法忍?
 
什答曰:二乘雖觀生滅,不別於不生不滅。所以者何?以純歸不異故。如觀苦生滅,觀盡不生不滅,但為盡諦,而觀三諦。是以經言,苦諦知已,應見如惡如賊,皆為虛妄,集諦知已應斷,道諦知已應修,滅諦知已應證。
又,聲聞經言,人泥洹時,以空空三昧等,捨於八聖道分。以是故言,盡諦為真無上之法。若三諦是實,不應有捨,捨故則非實也。經言實者,欲為顛倒故,於實法相,則非諦也。若不受不著,而不取相,則為真諦。不生不滅,其相亦然。二皆同歸無相解脫門。
又,聲聞經言,無常即是苦,若即是無我,若無我則無我所,無我所者,則為是空,不可受著。若不受著,則是不生不滅。
 
問曰:諸佛雖非我所,云何則不生不滅耶?
答曰:不然。若實生滅,應可受著。又不應用空空三昧。如佛常云,一切不受,心得解脫,得泥洹。豈是虛言?若生滅可取著者,則是分別,非為實相。若非實相,不得以不生不滅為虛,生滅為實。但為生死粗觀念新厭離故,說言生滅。如人遠見青氣,近無所睹。如是一切賢聖,皆應一道無有異耶?而大小之稱,根有利鈍,觀有深淺,悟有難易,始終為異,非實有別。如人食麵,精粗著品,而實不異。
前答云:遍學菩薩雖入二道,悉行悉知,而不決定取泥洹證。所以者何?本有不證之心,不捨一切故,理窮則返。如入滅定,先期心生,設復暫滅,時至則發。
 
問曰:無漏聖法,本無當於二乘。二乘無當,則優劣不同,階差有分。分若有當,則大乘自有其道,道而處中,其唯菩薩。乘平直往,則易簡而通。復何為要經九折之路,犯三難以自試耶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。
又,三乘之學,猶三獸之度岸耳。涉深者,不待於往復,往復既無功於濟深,而徒勞於往返。若二乘必是遍學之所經,此又似香象先學兔馬之涉水,然能蹈涉於理深乎?如其不爾,遍學之義,未可見也。
答曰:菩薩欲成一切智故,於不善、無記法中,尚應學知,何況善法耶?外道神通諸善之法,亦當學知,況賢聖道法乎?如人目見一切好醜之事,須用則用,若不用者,見之而已。菩薩如是。以慧眼見知一切法,直入大乘行者而行之,餘二乘法,唯知而已。
或有人言,佛說遍學,為以導二乘人故。如佛本為菩薩時,雖知六年苦行非道,但為度邪見眾生故,現行其法,既成佛已,毀訾苦行,說言非道。聞者即揩信受,以佛曾行此法,實非道也。若菩薩但學大乘法者,二乘之人謂,菩薩雖總相知諸法,而不能善解二乘法也。
又,二乘法是菩薩道。所以者何?用此二道,度脫貪著小乘眾生,取之則易。
又,如人密知是道非道,便離非道行正道。菩薩亦如是,明知二乘行法,不能至佛,即離其法,行於大道。然行者雖學二乘之法,而不失其功。以成佛乘故。而小乘人鈍根,不能通達大乘法故,迂迴為難。大乘之人,利根智力強故,不以為難也。如能浮人,雖入深水,不以為雞。九折三難者,此皆畢竟空智慧之分,不得以之為難。雖不能度,不期成佛為異耳。
以諸菩薩從發意以來所行之道,與畢竟空智和合。如《般若波羅蜜.初品》中說,施者受者,物不可得。是故非為難也。言三獸者,如兔不能及象馬之蹈,馬不能及象所蹈。如馬要先經兔道,然後自行其道;香象要先經兔馬之道,然後自到其地。菩薩亦如是,先經二乘之地,然後自到其道也。
 
又問:聲聞、緣覺,凡有八輩,大歸同趣,向涅槃門。又,其中或有次第得證,或有超次受果。利鈍不同,則所入各異。菩薩云何而學般若耶?心利者,不可挫之為鈍;鈍者,不可銳之令利。菩薩利根,其本超此。而甫就下位之優劣,不亦難乎?若云能者為易,於理復何為然?其求之於心,未見其可。而經云遍學,必有深趣。
答曰:學者善分別諦知其法。如有大德之人,往觀殺生法。其弟子問之何故?答言,我未得道,靡所不更。或至此處,如其要脈,不令眾生受諸苦惱。若以三解脫門,觀涅槃法,如斷如是結使,得如是涅槃,三結盡得涅槃分,謂無為須陀洹果,乃至羅漢,得漏盡涅槃果。
又,如人眼見坑塹,終不墮落,假令入其法者,於法不證,不受信行、法行之名。以諸菩薩利根故,超出二乘。於大菩薩,有所不及了。如師子雖處於百獸,為勝也。如國王行百里,應中道宿,見有大臣住處,王雖在中入出觀者而無宿意,作是念言,此雖為妙,自知別有勝處。菩薩亦如是。
若入道慧時,分別觀之外到禪定五神通法,及二十七種賢聖法,所謂十八種學法、九種無學法。及辟支佛道,分別觀己,續行菩薩道,得二種利益:一者,自了了知其法,用度眾生時,無所移難;二者,所度眾生知彼體行此法,則便信受。若不爾者,同在生死,彼我無異,便不信受。
 
又問:若菩薩遍學,為從方便始,為頓入無漏到也。若從方便使,以何自驗其心,知必不證,而入無漏也?若不先學方便已自厭,則是失翼而墮空無相,籌可自反。若先學漚和般若,心平若稱,一舉便可頓登龍門,大夫何謂遍學乎?
答曰:是事,佛於般若以說。菩薩入三解脫門。要先立願,學觀如已,心則厭離,為不取其證,我學觀時,非是證時。以如是之心,入無漏者,終不證也。
又人言,菩薩先以二因緣故,不取其證也:一者,深心貪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;二者,於眾生中,大悲徹於骨髓,不欲獨取涅槃。雖如一切法中涅槃無為,但以時未至故。是名菩薩,於眾生中,大悲之至。所謂得涅槃昧,而不取證也。
復有人言,菩薩無量劫來,修習福得利跟故,入三解脫門時,及深入無漏法,以此勢力,不能自反。譬如大於隨順恆河,入於大海,不能得反,以水力牽故。爾時,十方諸佛,現其身相語言:善男子,當念本願,度一切眾生,莫獨入涅槃。汝但得一法門。我等如是無量阿僧祇法門,憐愍眾生故,猶往世間,何況於汝?時菩薩信受佛語故,不取果證。菩薩遍學,義如前說。事故,不得以乘平直往為難。
 
又問:經云,四道與辟文佛智及滅智,皆是菩薩之忍。尋意,似是學彼滅智,以成此忍。彼學本自不同,法忍云何而成?若必待此而不講,即諸佛世尊,大會說法,其中應不俄爾之頃,頓至法忍者?推此而言,反覆有疑。
答曰:經云,須陀洹乃至阿羅漢、辟支佛,若智若斷,皆是菩薩無生法忍者,皆名學人四智,無學人六智,斷名學人有餘斷,無學人無餘斷,是皆以諸法實相為已用。但二乘鈍故,須以六智。菩薩利故,唯用一智,所謂如實智。如鈍斧伐樹,數下乃斷,若以利斧,一砍便斷,是一樹一斷,但功用有異耳。諸賢聖如是。斷諸結樹,以小乘智慧鈍故,分為分智。
凡夫所想顛倒,往來生死,受諸苦惱,說名為苦。以無漏智慧,深厭此苦,厭已即捨,若無自性故。所以者何?走畢竟不生性。如是知已,結使自然不生。是名集滅道智。修此行已,增其盡智、無生智。菩薩利根故,如苦諦一相,所謂無相。但以凡夫顛倒之心,分別有苦有樂。
又,此苦因於愛等,亦是一相,因同果故。此中無所斷,亦無所證。於其觀中,善能通達。是故當知,聲聞智慧鈍故,先習此道,後乃得力,以菩薩深入故,觀四諦為一諦。如《思益經》中,說四諦為一諦。
又,《般若波羅蜜》中,說聲聞所有智、所有斷,皆在菩薩無生法忍中。聲聞人以四諦入諸法實相,菩薩以一諦人諸法實柑。聲聞智慧鈍故,多以厭怖為心:菩薩智慧利故,多以慈悲為心。同得諸法十相故,名為所有智、所有斷,皆是菩薩無聲法忍。如以蘇作種種食,名為有異,而蘇是一也。
或有人言,眾生或愛多,或見多。愛多者以無作解脫,能入涅槃。無作解脫者,所謂諸法無常、苦。見多者,以空解脫門,能入涅藥。空解脫門者,所謂空、無我。若觀無常、苦者,化之則易;若觀空、無我者,所行之道,轉深轉微。
所謂諸菩薩,深愛樂佛法,亦未斷結使,生諸戲論,分別需無常、苦非苦、空非空、我非我、有無非有非無、生不生、非生非不生等。滅此戲論故,佛為說無生法忍。如人服散除病,散復為患,覆以下散,藥為希有也。無生法忍亦如是。觀諸法性故,得名為深。以除細微之病故:藥名為妙。
復有人言,有人謂,菩薩不得聲聞、辟支佛道功德之利,是故說,菩薩無生法忍中悉得其利。又此章中,不言學彼以成此用。先云遍觀十地者,名之為學耳。又答云,以入滅定,先期心生,設復暫滅,時至自發。
 
問曰:若菩薩不證,必同此喻,以此則凡造遍學,不應有退轉,豈非失位於龍門乎?若未經遍學,便云退轉,此猶未涉險而頓駕,而本自不行,復何所論?
答曰:菩薩有二種,有過有不退。退亦有二種:一者,直行五波羅蜜,如舍利弗等,持頭目施,而生厭退:二者,無方便行般若波羅蜜,人三解脫門,觀涅藥時,以深妙藥故,即便取涅槃證。
取涅槃證有二種:一,行菩薩到,已無方便,入三解脫門,證於涅槃;二者,菩薩聞儼說,菩薩應學聲聞、辟支佛道,度脫眾生,雖是菩薩,而用聲聞、辟支佛法,入三解脫門。是人無方便,慈悲心薄,深怖畏老病死苦,取涅藥證。如人若能乘馬,不隨馬也,不善乘著,便隨馬力。諸菩薩亦如是,起無漏心,入解脫門,隨順無漏,不能自拔。如是過轉菩薩,優劣不同。若久行菩薩道者,成就方便力,雖起無漏心,而不隨之。以慈悲方便力故,不令墮落。如是者,則同滅定為喻也。
又退轉者,雖有本願,以福德智慧力用薄故,不能自出。如入賊陳,皆願欲出其身,力方便者,乃能得出,無力者,雖有其意,不能得出。又如說《法華經》畢竟空,設有過轉,究竟皆當作佛。佛說退者,意欲令菩薩當得直道,始終無退。如《般若波羅蜜.不退品》中說。又,須菩提言:世尊,菩薩退為以何法退?色陰退也,受、想、行、識退也?佛言:不也。離五陰有過也?佛言:不也。須菩提言:若不爾者,去何有退?佛為須菩提,漸以明《法華經》義故。
 
問曰:聲聞、辟支佛智及滅,則是菩薩忍,菩薩於智滅中不證時,為是無生滅觀力也,為是度人心力也?若是無生滅觀力,則遍學時,不得並慮,若不並慮,則無生滅之觀,玄而不徵,以其無徵,菩薩便應隨至取證。若是度人心力純時至則反。
凡為菩薩,以僧那自誓。此心豈不必欲度人,而中退轉者,何也?又云,《大智論》云,得忍菩薩,解諸法實相,廓然都無時,猶如夢中乘筏渡河,既覺無復度意。若爾者,先期後有,何功用有?得忍大士,已起陰路,猶尚若茲,況未至者乎?君來喻雖美,吾喻是其族也。
答曰:無生觀力劣,而玄有同。何以故?無生滅故。一切法,從本以來,不生不滅。以不減法故,滅諸觀行。菩薩如是智力,雖二道不應為證。何以故?證名第一真實,更無勝法。而菩薩以利智慧,深得法性,不應以法為證也。然雖心不並慮,因見小乘法卑陋故,深發本識,如非所樂。但為度小乘人故,觀其法耳。譬如大鳥常在甚深清淨之池,以小緣故,暫住濁水,事詫便去,不樂久也。此亦如是。隨大力所牽,不為小力所制。
度人心力者,諸菩薩雖入無漏禪定,而能不捨慈悲之心。小乘則不然。以其力劣故,心在無漏,則不應復有心所念。又,菩薩以小乘法,觀泥洹時,有樂小乘道者,因用其法,而度脫之,此則是度人心也。凡言善學小乘法者,皆是得無生忍菩薩。所以者何?以彼謗言,尚不得此法,何能以是度人也?是故,學不以有殊妙之事。故富樓那,過去無量佛所,於弟子眾中,第一法師,今佛弟子中,不寫第一。是故當知,是大菩薩,現行小法。
又,小菩薩未得甚深大乘之法,行五波羅蜜。若入小乘空法者,不知般若波羅蜜,無方便力,慈心弱,不能自拔。爾時隨至而證。佛若教如是等菩薩遍學者,則生厭心,失菩薩道。如人有咒火之力,能入大火,若無咒力,則不堪任。
又人言,菩薩利根故,如涅槃寂滅相真實之法,雖有慈悲之力,不能自制。但以十方諸佛,現其妙身,而教化之。譬如身大者,墮在深坑,一切繩用,不能令出,唯有大士,以金剛瑣,爾乃出之。菩薩亦如是。深見生死過患涅槃寂滅安穩之處,唯有諸佛,乃能令出,更無餘人也。
 
又問:遍學以何為始終?從發意至得忍,其中住住,皆是遍學不?若初住遍學,於二乘智滅中,已得無生法忍,則不應復住住遍學。若果不住住遍學,則其中無復諸住階差之名。若初住不得忍,即住住皆應遍學。若住住遍學,則始學時,漏結不盡。如其不盡,則雖學無功。想諸菩薩,必不徒勞而已。
又問:《十住除垢經》說,菩薩初住中遍學,雖入聖諦,不令法滅,亦不令起。此語似與《大智論》異,亦是來答所不同。是乃方等之契經,於理有所共信。若不會通其趣,則遍學之說,非常智所了知者,則有其人。
答曰:此義前章已明要。大菩薩現作聲聞,為度小乘人故,學小乘法,如富樓那等。或有人言,有三種慧:聞慧、思慧、修慧。未得無生法忍菩薩,以聞、思慧學二乘法。何以故?是人福德智慧,未深厚故。若用修慧,則硬作證。是故,唯無生法忍菩薩,三慧遍學諸道。
又,新發意菩薩慧,誦讀思惟大乘經法,雖學,亦不為成無生法忍也。而得忍菩薩,同體實相之利,但深淺有異。是故觀智而已。此因緣先已說。又《十住斷結》說,末見此經,不得妄以相答。
 
又問:證與取證,云何為證?菩薩為證而不取,為不證不取也?若證而不取,則證與取證宜異。若以盡為證,盡不先期而設至,云何為不取?若謂既證而不取,則須菩提不應去,是處不然。若以盡為證,三結盡時,則是須陀洹;下分盡時,則阿那含;二分盡時,則是阿羅漢。若三處皆盡而非三道,則有同而異者矣。其異安在乎?若先同而後異,直是先小而後大耳;若先異而後同,直是先大而後小耳;若都不同不異,則與來答違。而取後會,此所望也。
答曰:經直云證。欲令易解故,說言永證。證與所證,無有異義。《般若波羅蜜》中,佛為須菩提解之,菩薩欲入三解脫門,先發願,不作證,即今是學行時,非是證時。以本願大悲念眾生故,雖入三解脫門,而不作證。如王子雖未有職,見小職位,觀知而已,終不貪樂,當知別有大職故。菩薩亦如是。雖入小乘法,未具足六波羅蜜十地菩薩事故,而不作證。
證明已具足放捨止息,所觀第一,更無有勝,不復畏受三界苦惱,是名為證。如人有事相言,未得可信重人為證者,則生憂怖,種種方便,求自勉濟,若得證已,心則安穩,不復多言也。諸賢聖如是。如世間可厭離,無所貪著,即見無生無滅、無作無相常法。
此法無為,不生不滅故,不可在心。不可在心故,不名為修。以無漏故,不名為斷。但以為證耳。此理真實,第一可信。若於是法,貪欲修行,即是戲論,生法煩惱。是故,應證而不應修,如熱金丸雖好,正可眼見,不可手捉。如是證涅槃已,不復須厭離修道。
凡證,說有四種:一者,有人欲得諸法實相,修行其道,見涅藥相,即以為殊妙,發大歡喜,而生相著,因涅槃故,有所戲論。此人之心,自謂得微妙法。名為智慧中戲論煩惱也。二者,見涅藥法,厭離心薄通鈍故,不能斷一切煩惱,或為須陀洹,或為斯陀含,或為阿那含,名為學涅盤者,不名得證也。三者,厭情休息,智慧心則見涅槃已,不生愛著,不生戲論,捨諸煩惱,名阿羅漢、辟支佛。四者,發心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,為度眾生故,欲與眾生第一之利,所謂涅裝利,生死中厭離心厚,世世修習種種法門,無量福德,利根第一,雖見涅槃,不生愛著,不生戲論,捨一切凡夫結使,如一切法同涅樂,無生無滅。但未具足菩薩之道,本願未滿,唯斷凡夫結使,未斷菩薩細微結使故,不名為證。
證名所作已辦,不復更有所作。得證者,唯有三人,阿羅漢、辟支佛、佛。三學人雖斷結使,不忠盡故,但假名為證,非實證也。如因得道人故,餘學道者,通名道人。此中得無生菩薩,如諸法實相涅槃,自利已足,三界苦斷。為教化成就眾生故,出於涅藥無為之法,還修有為福德,淨佛國土,引導眾生,是故不名為證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── 弟子果燦合十 ──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