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91年依止法鼓山聖嚴法師座下皈依「三寶」,1998年受「五戒」,2004年在農禪寺受「在家菩薩戒」,獲賜法名「果燦」。本博客內除恭請供養的經論之外,所有皆是弟子數十年的學佛讀經心得原創,以經解經,依法修行!願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世世續佛慧命,自度度人行菩薩道,一燈燃點萬千燈!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!

网易考拉推荐

[聖嚴] 〈僧尼要有階級嗎?〉  

2013-06-24 10:19:46|  分类: 高德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8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僧尼要有階級嗎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── 釋  聖嚴  ──

 

標明階級的問題,對於近來部分戒長的比丘們,似乎很感興趣,似乎有意要將比丘比丘尼分成許多明顯的階級。如果這是合乎正法的話,我倒是非常贊成的,可惜的是,這一觀念,怎樣也得不到正法律的支持。

一、從原則上說:反對階級的觀念,不但是佛教的思想,也是佛陀當世的時代新思潮的共通趨向,雖然舊派婆羅門教的社會,始終堅持著階級的觀念,根深蒂固而牢不可破。佛教卻在反傳統的運動下,時時鼓四姓平等及男女平等乃至眾生平等的主張。
佛對比丘們說:「譬如恒河,遙扶那薩羅摩醯,流入大海,皆失本名,合為一味,名為大海;汝等如是,各捨本姓,皆同一姓,沙門釋子。」(僧祗律卷二十八
佛告諸弟子們說:「有若干輩各自道說言:我種豪貴,如貴,富樂貧賤,當如五江水入海;若干輩為佛作弟子,皆當棄本名字,乃為佛弟子耳。」(恆水經
佛說:「吾道弘大,合眾為一,帝王種、梵志種、君子種、下賤種,來作沙門者,皆棄本姓。」(佛說海八德經
佛說:「諸比丘,若見眾生愛念歡喜者,當作是念:如是眾生,過去世時必為我等父母、兄弟、妻子、親屬、師友、知識。」(雜阿含經三四?九五二
像類似的教說,經律中當然還有,在此不用多舉。這裡所說的四姓,並不是四個姓氏,而是印度教看得極其嚴格的四大階級。佛陀的是把它們從根本上推翻了,佛陀看人,完全是以惡及善的行為作標準,不以出身的族姓階級為標準(中阿含經三九?一五四)。佛陀當時的大弟子,也都信奉著這一原則,不但不以種姓階級衡量人,也不以年齡大小衡量人,而是以「貪欲愛念濁」的離與不離,作為「共語問訊,恭敬禮拜,命之令坐」的原則(雜阿含經二十?五四七)。

二、下座中座與上座:佛教是不是有階級的存在呢?這是受著許多人所誤解的問題,因為在佛陀座下的弟子們,明明分有出家與在家、男眾與女眾、大眾與小眾的區別,而且是以出家的比丘的位次最高,所以有人以為這也就是階級。其實,這不是階級形態而是倫理形態,這相類於家族的輩分,如說這就是階級,那麼父母兒女兄弟姊妹的關係,也是階級了,事實不然!因為不是階級,所以父子兄弟之間,雖然各守分際,但卻不必就要在衣著的服飾上加以分別。
至於比丘比丘尼的戒次問題,也是同樣的道理,是倫理而非階級。是為配合僧團生活教育的需要,而非為了表明特殊崇高的階級。
下中上座的詳細分配,是出於《毘尼母經》卷六:「從無臘至九臘,是名下座;從十臘至十九臘,是名中座;從二十臘至四十九臘,是名上座;過五十臘以上,國王長者出家人所重,是名耆舊長宿。」
對於下中上座,這也不是絕對的區分法,〈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〉卷四,對上座就分三種:一是生年上座,二是世俗上座,三是法性上座(受具足戒的耆舊長宿)。在律中又見到說凡是上無更長者即是上座,所以在〈釋氏要覽〉卷上要說:「律中一僧房上座,即律之三綱上座也;二僧上座, 即(授戒時)壇上之上座或堂中之首座也;三別房上座,即今禪居諸寮之首座也;四住家上座,即計齋席上之上座也。」可見上座之名,並不一定是戒臘二十至四十九的階段才可承當。
在律中,比丘分上中下座的主要原因是教育上的理由。
比丘出家的最初五夏「要誦戒令利,誦白一、白二、白四三羯磨,皆使令利,未滿五臘,比丘不離依止。」(毘尼母經卷八)這就是所謂「五夏學律」的根據,其實在最初五夏之中的比丘並非就不能學教修定,祗是以學習律儀的生活為主。故在原則上說,比丘五夏不得離師獨行。但是在比丘三千威儀經中說,比丘有二十五法不成就者,永不能離依止師(不一定老是依止一位依止師),其他律部,也要五法成就始離依止,因此,《毘尼母經》卷六中要說:「若過十臘,有勝法事,必能利益者,和尚阿梨雖不聽去,自往無過。」這是說,依止十夏之後,若有殊勝法事,必能自利利他的話,縱然師不准許,也可離師而去;又在〈根本尼陀那〉卷三中說:「乃至十夏,所到之處,仍須依止者,如其四夏。」又說:「若滿五夏,五法成就,許往人間,隨情遊履;如其到處」,「得至五夜」「無依止師。」這是明白地告訴我們,比丘五夏之後,縱然五法成就了,也只能離開五夜,再長就不行了。所以律中規定比丘在五夏之前不得作人(律儀)之師,十夏之前不得作人剃度和尚。這也就是九夏之內被稱為下座的根由。
到了十夏以上,知法知律,始可做人的和尚。這是稱為中座的根由。中座的生年,最少已在三十歲以上了。
到了二十夏以上,始有資格被僧中依次差遣去為比丘尼眾作教誡人。上座的生年,最少已在四十歲以上了。生年與戒臘的配合,也是主要的因素,年歲太輕,總不宜作尼眾的教誠人。

三、尊禮與上下:但是,佛教的僧團,雖然注重尊長尊戒,比如《十誦律》卷三十四中說:「先受大戒,乃至大須臾時,是人應先座、 先受水、先受飲食。」有的則說,乃至相差一針影,也得序次尊禮。然而,佛教的僧團中,決不壓抑下座,也不會無理由地尊禮上座。
下座能說法,上座不能說法,下座照樣可以在上座之前說法(例如《雜阿含經》二一?五七○ );下座有神通,上座沒有神通,下座照樣可在上座之前現神通(例如《雜阿含經》二一?五七一 );「下座比丘欲教上座法者,應在高處坐教,為尊法故;若上座欲從下座受法者,應在下處坐受法,為尊法故;下座比丘教上座法者,得共等床坐,為尊上座故。」(十誦律卷三十四)。「若芻近圓(具戒)經六十夏,不解別解脫(戒),若不成就五法者,應依止他」,「若無老者」,「當依止少者,唯除禮拜,餘皆取教示。」(〈根本出家事〉卷三,此言成就五法者,是一知有犯,二知無犯,三知重罪,四知輕罪,五善知缽底木叉──別解脫戒,廣能宣說),這是「老弟子法」的老少依止,在《十誦律》中也這樣說,在《僧祗律》中更說:「雖復百歲,應依止十歲持戒比丘下至知二部律者,晨起問訊,為出大小行(便)器,如弟子事師法。」
不過,這有一個區別,下座比丘雖可為上座比丘說法說戒,決不可作上座比丘的依止師,此所說的老少依止,須是十夏以上的中座比丘,否則九夏以前自己尚在依止他人,豈能受人依止!
四、互問戒臘及其戒次的問題:目前有人主張,要將大衣分做上中下座的顯明區別,理由是為以便識別,在大集會中,可以不用互問戒臘,就能依次入座了,否則「在眾目睽睽場合,問話答話,交頭接耳,有失莊嚴儀態。」(覺世旬刊二四八號第一版)其實,雖然律中規定:「先受戒者在前座,後受戒者在後座」(梵網輕戒三十八條);但又規定:「若大眾會時,聽上座八人,相問大小依次坐,餘人得座便坐」(五分律卷二十九)。所以也不用擔心因為衣著無從區別而違犯了律制。
至於先問戒臘然後尊禮的規定,也有它的限制,在大眾集會時,除了對佛或主持會場的上座而外,根本不許相互問訊禮拜,相互問訊禮拜,乃在人少相見的必要時。所以今日南傳的比丘們,在室外見了面,如果沒有必要,他們根本各不相禮。決不像軍中的禮節,見了上階的,一定要敬禮。否則一個下座比丘出外乞食時,恐怕只有合掌頂禮的份兒而沒有化齋的機會了。因在乞食時光滿街都是比丘。
今人若要主張用大衣的條數來區別上中下座,那麼下座與下座之間、中座與中座之間、上座與上座之間,究竟又以什麼來區別各自的戒臘先後呢?律中規定乃至戒臘差別一針影的時間,都要依次尊禮,難道這就不管它嗎?如說:「我們要創立新的製度」這倒真是經中所說:「法為非法,非法為法,律為非律,非律為律」的最好說明了!如果說:「這是根據隨方毘尼,隨時毘尼的原則,為了實際需要,而創出的時代製度。」這也未免已是落伍的倒車思想,時代的環境,日漸朝著平等與民主的方向在走,就以政府的文官制度而論,君主帝王時代的中國,階分九品,品品皆有不同的服式衣冠,到了民國時代,各級的政府官員,從委任到特任,雖也有著許多階級,但是他們可有官階標誌的服式衣冠嗎?除了軍隊為便於軍令的執行而服從階級的標誌之外,今日的世界各國,恐怕已很少有文官階級的標誌了。因為君主時代的官員是由帝王任命的, 民主時代的官員,是由人民公選的,過去的官員自稱為人民的父母,今日的官員卻是人民的公僕,觀念上完全不同。因此時代趨勢的影響,今日天主教的羅馬教皇,已改稱為宗教,天主教漸漸地改革又改革,希望他們的製度不與時代的潮流脫節,比如天主教已准許教士返俗結婚而不認為是叛離天主的信仰(西紀一九六四年九月六日梵蒂岡合眾國際電);天主教也准許修女們穿著現代時裝了(西紀一九六五年一月十三日梵蒂岡美聯社電)。想不到今日中國的比丘之中,竟有了要做創造階級標誌的「祖師」呢!有人以為大乘菩薩分十地,小乘聖者分四果,是階級的根據,其實那是內證階位,不是外表的形態,故在佛世的僧中,有沙彌羅漢及比丘尼羅漢,仍得為凡夫比丘作供養人,仍得禮初夏比丘足。
也許這些想做「祖師」的法師們,或未真的考慮到正法律中的衣制問題,所以我願在此提出若干有根據的考證資料。

 

後 記:
關於統一僧尼服裝的問題,我已在〈覺世旬刊〉二八二號作了一篇短文,表示意見:顏色統一是有必要的,製造階級是不合佛教的。我對衣制的考核,曾寫過一篇〈論僧衣〉約萬餘字,收在〈佛教制度與生活〉一書中。
到本文寫出時為止,關於這個問題的文章,我已見到瞭如下的幾篇:
一、中國僧侶服飾統一顏色商榷書(刊於各佛刊,係由樂觀法師執筆,道安、白聖、東初、賢頓、悟明、悟一、妙然等法師具名)
二、僧服論議(海潮音四十六卷一、二月合刊,默如)
三、統一僧服顏色的再討論和建議(中國佛教九卷七期,惠光)
四、我對僧服統一的愚見(覺世二八二號,星雲)
五、我對統一僧尼服色的看法(覺世二八二號,聖嚴)
六、對“僧服統一商榷書”之我見(覺世二八三號,釋敏慧)
七、關於僧服改革之意見(覺世二八三號,明源)
八、對統一服色研究小組之建議(覺世二八四號, 嚴持)
九、我對統一僧服的反應(覺世二八四號,祖印)
十、“僧服統一”的商榷(覺世二八四號,真華)
其實,如果我的預料不錯,這一僧服統一的風波,對於整個的中國佛教,不會有多大的影響,改者自改,不改者必將仍舊,在十來年內,若能做到外出服及禮服的顏色統一,已是很好的成績。至於大衣的分等分階,那是不可能辦到的,除了不合佛教的宗旨之外,由於中國僧尼披用大衣的機會很少很少,縱然要分階級,也等於不分階級。所以我也並不為此問題擔心,我寫本文的目的,祗是就制度論制度而已。若要論到中國佛教的複興,那也不是僅靠服色統一及階級製造所能濟事的,那必須要從根本的思想觀念上、生活方式上、教會組織上,徹底改造,才有復興的希望。
         [世佛紀二五○九年四月二日於朝元寺關房(海潮音四六卷四月號)]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── 聖嚴法師開示 ──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