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91年依止法鼓山聖嚴法師座下皈依「三寶」,1998年受「五戒」,2004年在農禪寺受「在家菩薩戒」,獲賜法名「果燦」。本博客內除恭請供養的經論之外,所有皆是弟子數十年的學佛讀經心得原創,以經解經,依法修行!願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世世續佛慧命,自度度人行菩薩道,一燈燃點萬千燈!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!

网易考拉推荐

[惠敏] 〈打「佛1001夜」生命故事的轉換〉  

2013-03-14 09:47:09|  分类: 高德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5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打「佛1001夜」生命故事的轉換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── 釋  惠敏 ──

 

近來偶讀《一千零一夜》故事,體會到不少有關禪修方法的啟發。
融合印度、波斯、阿拉伯和中東其他地區不同時期的民間故事,在阿拉伯帝國之阿拔斯朝時期《一千零一夜》故事集(又譯稱《天方夜譚》或《阿拉伯之夜》) (750-1258) 傳譯各國,廣受歡迎。故事的緣由,據說是:古印度地方的國王山魯亞氣憤妻子之不貞,便每天殺一名婦女作為報復;宰相的女兒嫻魯佐,慈悲眾生,自告奮勇嫁給國王,再用講故事的方式馴化國王。嫻魯佐的故事安排善巧,不在夜盡黎明時說完,留下伏筆,連接驚奇的發展。因為故事說得不精采,或者在天亮時結束,都會招致斷命的結局。而且還要在故事中蘊含弦外之音,潛移默化國王對女性之甚深不信與怨恨。於是,故事中又有故事,此故事又接續彼故事,連綿衍生一千零一夜,發展成兩、三百個大小相嵌的故事集(例如: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、辛巴達歷險記),流傳古今世界,好比裝滿亮麗的夜明珠的寶箱,豐富了人類的文化遺產。
從精神醫學的觀點,嫻魯佐實在是一位智勇雙全的心理治療師。從佛教的觀點,殘暴的山魯亞國王猶如隱藏在每個人內心理的暴君,由於「無明」而起貪、瞋、痴等種種煩惱,廣造惡業,使自他受無量苦。如是自導自演,起惑、造業、受苦之惡性的生命故事,循環不已。宰相的女兒嫻魯佐則好像眾生「佛性」的顯現,悲智雙運,善巧方便,以各種故事說法,循循善誘,無有間斷。其實,在佛陀之十二種說法的形式(十二分教,十二部經)中,「本事」、「本生」、「譬喻」、「記說」等都與說故事有關。
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精采,能吸引住暴君的注意力,否則說故事者嫻魯佐有生命之危。同樣的,在禪修的學習過程中,要將妄念吸引住,讓它轉向安住於所緣(禪修的對象),否則引發「正念」、「正知」的法身慧命也會受到威脅。而且,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不斷有「懸疑」的發展與反省之功效,能寓教於樂。猶如參話頭的禪法,提起「疑情」參究。例如:宋代大慧宗杲禪師極力主張在妄念動止(生滅)之處,「看箇話頭」。他曾開示:「日用隨緣時,撥置了得靜處便靜。雜念起時,但舉話頭。蓋話頭如大火聚,不容蚊蚋、螻蟻所泊,舉來舉去,日月浸久,忽然心無所之,不覺噴地一發。」可知大慧禪師認為「話頭」好像大火聚,「雜念」如蚊蚋、螻蟻,無法停靠大火聚。對於「話頭」與「雜念(妄想)」的關係,虛雲和尚也認為「話頭無力,妄念必起」,並且將「看話頭」分如下三個層次解析。因此,我們可與「說故事」的關係作如此的比較:

」:妄想,自己與自己說話=眾生自導自演之(惑業苦)惡性循環的生命故事。
話頭」:妄想未起處(本來面目)=迴光反照佛性的生命故事。

看話頭」:在妄想(話)未起處(話頭),觀照著,「看」如何是本來面目=說故事。

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連綿不絕,累積教化之力。同樣的,佛教修行者希望在一定期限內,累積較佳之修行成果,常作限期之修行,通常多以七日為期,稱為「打七」。例如於七日中,專修念佛法門者,稱為「打佛七」;專修禪法者,稱為「打禪七」。此外,也有更長的期限的剋期取證之修行,例如:金山高旻禪堂每至冬期,自農曆十月十五日起至臘月八日止,進行四十九日(七個七)之參禪活動。根據《般舟三昧經》,以九十日為一期,常行無休息,除用食之外,均須經行,不得休息,步步念佛,修行三昧,得見諸佛現前(pratyutpanna;音譯「般舟」)。一般佛教僧團傳統,每年有「結夏安居」三個月修行講學與「結冬安居」三個月專修禪法,即所謂「冬參夏講」之說。我們若能長期保持「正念」、「正知」,迴光反照佛性的生命故事,打「佛1001夜」,如大慧禪師所說:「晝三夜三,孜孜矻矻,茶裏飯裏,喜時怒時,淨處穢處,妻兒聚頭處,與賓客相酬酢處,辦公家,職事處,了私門婚嫁處。都是第一等做工夫提撕舉覺底時節……何慮菩提道不成。」
濃郁的浪漫主義色彩、豐富的想像、奇幻的誇張等撲朔迷離的文學境界只是《一千零一夜》故事集的表面,生命故事的轉換才是《天方夜譚》最值得品味的層面,也是最具禪修參考價值之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本文刊於《人生》雜誌248期,2004年4月)── 弟子果燦轉貼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